烏克蘭美女的乳房政治 用“裸胸”爭權益

  2011年11月,Femen組織成員在梵蒂岡抗議。

    烏克蘭名為“Femen”的女權組織,常以裸露乳房的特殊方式抗議賣淫、剝削和腐敗等現象,因而頻頻登上世界各大媒體。這種引人關注的抗議方式真能起到實際作用,還是僅僅為喜歡花邊新聞的小報提供了報道素材?

女權人士or淫娃?

  奧克薩娜‧莎蔻,一個長著一張洋娃娃般面孔的女孩,可能要入獄5年。

  這天是星期四,一個涼爽的烏克蘭春日,24歲的莎蔻和她的律師走在首都基輔的大街上。她身穿一件皮夾克,指間夾著一支快要抽完的香煙。因為再一次在公共場所裸露胸部,她可能失去5年自由。

  下午5點要在內政部舉行關于此案的聽證會。她和律師走過斯大林時代高大的棕色或灰色建築,討論著如何對“kiss my ass”(“吻我的屁股”,有侮辱之意)這句粗話進行正面闡釋。莎蔻在抗議時對印度大使說過這話。“那是一場痛快的抗議活動,為烏克蘭女性爭取權益的痛快的抗議活動。”莎蔻說。

  據德國《明鏡》周刊報道,莎蔻是烏克蘭一名女權活動人士,她的“武器”就是乳房。

  莎蔻的支持者認為,女性已經借助這種“武器”創造出一種新的女權運動;批評者則稱,展示這種“武器”讓她們把自己變成了淫娃。

三個少女想推進社會變革

  這一抗議運動的發起者是莎蔻、安娜‧休索爾和薩莎‧舍甫琴科。當時她們住在赫梅利尼茨基,一個擁有30萬人口和兩座核電站的城市。那裏幾乎沒有什麼工作機會,男人酗酒成風,女孩們經常熬夜討論哲學、馬克思主義和後蘇聯時代女性在社會中的地位。莎蔻說,剛開始從事抗議活動時,她們不過十八九歲,最大的也才二十出頭。父母希望她們早點結婚,但她們商定,要推進社會變革。

  最初,這場運動只有她們3名成員。如今,這個名為Femen的組織已經發展至整個烏克蘭,成員超過300人,包括學生、記者和學者。突尼斯和美國女性深受她們影響。

  “或許我需要政治庇護,”莎蔻說,“他們指控我的罪名真是荒謬。”說這話時,她和律師已經到了內政部。

  莎蔻是一名肖像畫師,住在基輔市一個破舊的工作室裏,房間的天花板發了霉,屋裏全是抗議標語。墻上有一幅Femen成員的畫像,畫中的人長發飄飄,胸部袒露。

  幾天前,她剛從莫斯科一所監獄獲釋。由于試圖赤裸上身去偷一個票箱——裏面裝著俄羅斯領導人普京在3月4日的大選中獲得的選票,她被收監兩周。

  這一次,她因“流氓罪”和“佔領印度大使館”被起訴。她佔領印度使館是為了抗議印度外交部的一種說法——蘇聯解體後,很多加盟共和國的女性去印度賣淫。印度使館否認了這一說法,仍擋不住莎蔻和另外3名女性衝擊使館。她們揮舞著印度國旗,猛烈敲擊使館的門窗,大喊“烏克蘭女性不是妓女”、“吻我的屁股”。

Via: big5.xinhuanet.com


Short link: [Facebook] [Twitter] [Email] Copy - http://whoel.se/~kcz1U$zk
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CH and tagged on by .

About FEMEN

The mission of the "FEMEN" movement is to create the most favourable conditions for the young women to join up into a social group with the general idea of the mutual support and social responsibility, helping to reveal the talents of each member of the movement.

Leave a Reply